北京微绒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旗下网站

九月,我病了一场。我完全承认,人的心情和身体状态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精神足的时候,心情一般都比较好。劳累的时候,心情是会低落的。

 

当时我很纠结,到底要不要休息几天,但手头的项目正在冲关阶段,于是决定硬着头皮上,没想到三天后一觉醒来,竟是在病床之上。在医院里,脑中全是项目的进展问题,然后就在精神上俨然形成了大山般的乌云,又加上病痛的折磨,人几近窒息。

 

突然,接到老板的信息,项目成别人的了,让我好好休息。终于我可以放松下来了,鸡血不再上身。纸老虎的面目一旦真相毕露,就这么不堪一击。医院真的是个思索人生、重塑三观的好地方,身体上的疲乏,让我开始重新权衡什么是生命中最重要的,并迫使自己做出改变。

 

以前,为了达到别人的期望,我把自己变成了超人,努力成为好妈妈、好员工、好同学,我试图按照被需要的顺序分配时间精力,结果事事都不能让人满意。当同事们说起瑜伽健身、咖啡电影,或者是下班后买束花放在客厅,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品。

 

生病意味着有了更多的时间。无暇锻炼身体的人,总会腾出时间来生病,然后就有了时间锻炼,这应该就是身体的自我调节吧。一周后我出院了,并开始了居室的整理,我看了许多生活美学方面的书籍,其中就包括《断舍离》。我把家里需要改进的地方做成了表格,并尝试着去做,但效果甚微,取舍和收纳,真的很难。


timg.png


在朋友的推荐下,我找到了微绒极简家,他们让我寸步难行的整理工作得以继续,在这里衷心表示感谢。

 

衣橱里最少有十几件没有撕掉标签的衣服,穿过一两次的更是几何倍数增加,各式帽子、腰带、丝巾都是三五年前赴欧洲买回来的,最旧的一件皮衣都十余年了。

 

书架上堆满了书,有很多其实没有看过,不得不承认有的书纯粹用来摆谱装点门面,有的书就是买来收着,而有的书实在是读不完。孩子的玩具大大小小足足有两三百件,缺胳膊短腿的、不玩的,堆了几箱子。

 

书桌抽屉里的老旧电话本一本一本地摞在那里,曾经引以为傲的经典磁带占满了一半的收纳空间。泛黄的名片足足有四五百张,它们能勾勒出我的这个职业史,但那些早已成为过去了,而我早已不记得当初使用过的那些号码了。

 

 

timg (1).png


当3个硕大的纸箱装上旧物扔出去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,这些收藏经年的东西从此变成垃圾,而在今天之前,我和这些垃圾生活在一起。


和整理师一起劳作了7天,房间终于焕然一新,墙壁似乎变亮了,空间大了不少,心情也大为改观。按照整理师的说法,根据“心动法”整理旧物,跟随感觉和情绪,留下心动的、扔掉心烦的。物质承载的是欲望,拥挤的空间意味着过载的生活,断舍离是舍弃对物质的迷恋,让自己处于自由自在的空间,在纷繁中留下自己真正需要的、重视的东西。

 

其实也知道,哪里需要那么多东西。但人就是这样,先做加法买买买,希望有这有那;后做减法,尽可能简洁扔扔扔。原来以为不断拥有才是彼岸,有一天却为此所累,找不到空间。我也曾经努力做一个让别人觉得好、能干、优秀的人,试图达到外界的各种评判标准,却忘记了自己所要的不多,也很简单。

 

年少时候,人不断地离开让自己舒服的那个区域,向外扩展、延伸,像骁勇的战士一样攻城略地,最后还是会回归到让自己自在的范围,云淡风轻,不惑、知天命。


返回顶部